首页 > 资料知识 > 分析研究
CPI基期轮换中的问题及建议
来源:中国信息报     时间:2021年02月18日

    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调查每五年进行一次基期轮换,目的是使调查所涉及到的商品和服务更具有代表性,更及时准确反映居民消费结构的新变化和物价的实际变动。作为CPI基期轮换过程中一个重要环节的权数测算和专项调查工作,其调查数据质量直接关系到新基期权数测算的科学性和准确性。由于权数专项调查是一项非常规调查任务,在实际操作中会面临着数据采集渠道不通畅、基本分类理解不易等难题。笔者结合工作实际,针对相关问题提出几点建议。
  
  本轮基期基础数据来源匹配性问题
  
  由于近年来消费业态更新加速,消价专业对新一轮基期的调查目录进行了动态调整,而作为消价权数测算最重要数据来源的居民住户调查相关分类更新相对较慢,导致存在较多基本类别两套报表无法衔接。在本轮基期轮换中,仍有超过100个基本分类无法从住户资料中获取相关分类数据,如服装分类,住户调查中相关分类只有一项服装,而CPI调查中要分为男装、女装、童装,且下一级还要细分为男式外套、男式衬衫、男式裤子等。该部分分类由于缺乏整体性的抽样调查数据支撑,相关的测算结果难免有误差。
  建议消价调查与住户调查两个专业加强报表设计的衔接性,尤其是大、中、小类报表设计尽量保持一致。同时,在基期年轮换开始之前,针对部分需要测算的重点基本分类如鲜菜、鲜果等,提前开展基于住户调查样本的一次性抽样调查,作为新基期相关基本分类权数测算的依据。

  部分基本分类权数专项调查数据可用性问题
  
  在缺乏整体性数据支撑的前提下,部分基本分类权数专项调查的数据资料不具备可比性。如教育用品分类下面工具书、教材、参考资料的权重资料来自于各地新华书店,而其他教育用品的权重资料来自文娱用品店,两者经营规模不同,客户对象不同导致最终搜集上来的这四个基本分类相关销售数据可比性不强,难以综合性反映该分类的居民消费比重。
  建议利用部门和企业大数据丰富权数资料。一是强化部门协作,获取部门行政记录数据对基础数据加以补充。通过国家以及省、市发改部门联合发文等形式,要求发改等相关部门提供或协助提供资料,进一步加大基期轮换工作部门协同力度。二是深化总部衔接,探索获取电商巨头大数据。通过国家或省级层面,与阿里巴巴、腾讯、京东、苏宁等大型电商总部取得联系,获取分地区分品种的消费分类汇总数据或支付记录数据,通过网络大数据丰富CPI 基本分类指数的权重信息,增加编制 CPI 公式的选择余地,提高权重精度。
 
  突发性公共事件对权数测算影响较大的问题
  
  本轮基期轮换过程中恰好碰到新冠肺炎疫情,对CPI的权数测算工作也带来较大的难度和挑战。疫情期间,一些商品或服务的销售金额与正常年份该分类的销售金额差距较大,带来了权重比例上的偏差。如在外餐饮、飞机票、宾馆住宿、电影票等相关数据,受疫情影响2020年销售数据较正常年份大幅下降,如果直接作为权数的计算依据,会导致最终CPI权数测算有所偏差。
  建议在最终确定CPI新基期权数时,合理评估基期年权重比例,弱化突发公共事件的影响。由于权数测算中基期年只能采用前三季度的季报数据来替代年报数据,两者汇总方式也有所不同,可参考度有限,加上疫情影响,销量等数据与正常年份也产生一定偏差,因此权数测算在参考前三年数据时应采用不同的权重比例,使最终的权数结构更能反映未来五年的居民消费结构。